网站导航

技术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章 >
上海海关法律师张严锋:伪报类走私案中缉私局
时间:2020-12-19 21:41

  原标题:上海海关法律师张严锋:伪报类走私案中缉私局提取证据材料的合法性如何确定?

  被告单位A公司成立于2004年2月17日,主要从事从境外采购木材后生产、销售青少年儿童实木家具的经营活动,原审被告人宋某从2009年起担任该公司负责采购和进口木材原料业务的国际贸易中心(国际业务中心)总监。上诉单位B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15日,主要经营范围是国内商业、进出口业务等,实际经营者是上诉人洪某。

  A公司从境外采购木材原料的情况分为两种,一种是A公司使用自有资金向境外供货商支付货款并自行委托报关公司办理进口报关手续;二是在自有资金不足(2010年后)的情况下通过广发银行开立信用证向境外供货商支付货款并委托广发银行指定的深圳中远公司(是接受广发银行委托对A公司进口木材开展质押监管业务的第三方监管公司)等报关公司办理进口报关手续。

  2010年下半年,A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经营者郭某与上诉人洪某经商谈后决定委托B公司办理A公司进口木材的报关业务,原审被告人宋某随后与洪某商定了代理报关费用及结算方式等具体事项。此后,A公司又与深圳中远公司、B公司签订协议,约定深圳中远公司根据A公司的指定并在A公司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委托B公司办理A公司进口木材的报关业务。在代理A公司报关进口木材的过程中,B公司又委托C公司向海关办理具体手续。

  2012年7月起,A公司又根据北京中远公司(是后期接受广发银行委托对A公司进口木材开展质押监管业务的第三方监管公司)的指定委托D公司办理进口木材的报关业务,D公司又委托E公司向海关办理具体报关手续。另一方面,A公司又自行委托F公司办理该公司使用自有资金采购进口木材的报关业务。在办理进口报关手续时,宋某向D公司、E公司和F公司提供了B公司(C公司)代理进口木材的报关单并要求D公司等代理报关公司参照报关单上的价格办理进口木材报关手续。

  经查证,A公司于2011年4月至2013年7月通过B公司(C公司)、D公司(E公司)、F公司申报进口380票木材时均向海关低报了实际成交价格。经统计,A公司申报进口的上述380票木材共计109554立方米,偷逃应缴税款计426.86万元;其中,B公司于2011年4月至2012年7月为A公司申报进口木材计176票50158立方米,偷逃应缴税款计262.83万元。

  案发后,A公司主动向侦查机关退缴违法所得300万元,宋某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罚金280万元。

  上诉单位B公司及上诉人洪某上诉提出,没有证据证明B公司员工知道并掌握海关核定价格的数值;原审判决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采信A公司一方的言词作为定案证据违反刑事诉讼原则;侦查机关非法进入其个人邮箱提取的资料属于非法证据,足球直播,应予排除;公诉机关仅指控B公司而不追究其他报关公司和相关当事人的责任。请求改判B公司和洪某无罪。

  关于上诉单位B公司及上诉人洪某的上诉理由。经查,第一、B公司和洪某辩称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B公司员工知道并掌握“海关核定价格”的数值可予采纳,但是否存在“海关核定价格”及B公司员工是否知道并掌握该价格的数值不影响对B公司和洪某的定罪处罚。第二、A公司涉案人员的言辞证据是侦查机关立案侦查本案后依法调取并由公诉机关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依法出示、质证的证据,一审法院依法审查确认其合法性、真实性和关联性后采信作为定案证据没有违反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B公司和洪某对相关证据提出质疑没有法律依据,不予采纳。第三、太平海关缉私分局在本案发回重审期间补充提交了该局从洪某使用邮箱()中调取的A公司发送给B公司的两份邮件,用于证明A公司将进口木材的发票、装箱单、提单等正本资料发送给洪某用于报关进口。从该局提供的平关缉侦字[2014]010号调取证据通知书及附卷的邮件内容看,侦查机关从洪某使用的邮箱中调取涉案资料并未违反现行法律规定,B公司和洪某认为侦查机关调取的邮件资料属于非法证据没有法律依据,不予采纳。第四、B公司和洪某提出公诉机关仅指控B公司而不追究其他报关公司和相关当事人的责任符合事实,但该情况不影响人民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审理本案及审查认定B公司和洪某的刑事责任。第五、从查明事实看,洪某是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经营者,决定并实施了代理A公司报关进口木材的涉案行为,而B公司代理A公司报关进口时有176票(50158立方米)木材的报关价格低于实际成交价格并因而偷逃了应缴税额。在此情况下,认定B公司和洪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关键在于审查认定洪某主观上是否具有走私故意,即洪某在B公司代理报关进口涉案木材时是否知道B公司通过C公司向海关申报的价格低于A公司的实际采购价格。从现有证据情况看,虽然无法证明B公司通过C公司向海关低价申报进口木材时提交的发票、合同等虚假交易单证系谁(A公司、B公司、C公司或其他相关公司的工作人员)制作,但足以证明B公司在通过C公司办理报关手续之前洪某从A公司或深圳中远公司接收了涉案木材的原始交易单证即洪某知道涉案木材的真实成交价格,且足以证明C公司办理报关手续之后将进口报关单交由洪某提供给A公司即洪某知道涉案木材的进口申报价格,因此,现有证据足以证明洪某在代理A公司报关进口涉案木材时知道向海关申报进口的价格低于实际成交价格,其主观上具有伙同A公司逃避海关监管、偷逃应缴税款的走私故意。因此,原审判决认定洪某和B公司的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理据充分,B公司和洪某上诉要求改判无罪理由不足,不予采纳。

  上诉单位B公司及原审被告单位A公司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采取低报价格的方法走私进口木材,偷逃应缴税款数额巨大,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张严锋走私案辩护律师团队提示:伪报类走私犯罪中侦查机关提取相关证据材料的合法性

  证据的合法性,不仅仅指证据须符合法律规定的要求,更要求这些证据的采集合法。具体的讲,证据的合法性表现在四个方面:证据内容合法;证据形式合法;收集、提供证据的主体合法;取证程序合法。上述四个方面的有机统一才能成为合法证据。

  首先,收集、提供走私犯罪证据的主体资格要合法。《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做证人。”若由上述主体作为证人提供走私犯罪的证据,将不符合法律对于收集、提供走私犯罪证据主体的规定,为非法证据。其次,取得、认定走私犯罪的程序要合法,不符合法定程序取得的证据为非法证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通过上述方法收集走私犯罪嫌疑人犯罪的证据,容易造成一些冤假错案,因此也属于非法证据。同时,走私犯罪证据必须经过法定程序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依据。再次,走私犯罪的证据应具有证明能力,及走私犯罪证据的内容要合法。最后,走私犯罪证据必须具备合法形式。我国《刑事诉讼法》对证据的种类作了明确的规定。根据走私犯罪案件的特点,走私犯罪证据表现为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

  走私犯罪的合法性使具有关联性的事实纳入审查轨道,使其具有证明走私犯罪案件的法律效力,成为“法律上的证据”。所以,掌握走私犯罪证据的合法性特征,就成为判别合法证据和非法证据的一个重要前提和标准。

联系方式

邮件:7772062@qq.com
传真:010-68239787
地址:010-68239787
地址:北京密云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