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伙伴 >
1个承包商毁掉8个国债项目(图)
时间:2021-03-24 05:43

  据了解,这8个项目总投资近亿元,全部采用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提供的设备。由于设备存在严重质量问题,造成项目无法正常运转,其经济和环境损失无法估量。相关事件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

  1998年,为改善沿河城市对江河的污染,确保长江和三峡水库的水质,四川省争取到首批1.43亿元国债资金,全部投入到岷江、长江沿线个垃圾处理厂。

  然而,由于项目设备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目前,除成都、德阳、攀枝花3家垃圾处理厂正常运行、发挥效益外,其余8个总投资近亿元的项目无法正常使用。

  金马河是岷江的支流,都江堰市垃圾处理厂位于金马河边。该厂于1998年争取到国债资金,修建垃圾处理厂房。当时,这个项目的国债资金是700万元,都江堰市政府又配套了370万元左右的资金,整个项目总投资是1070万元。

  但今年7月初,这个处理厂却因长期将污水直排金马河被成都市环保局曝光,并勒令整改。

  7月22日,笔者赶赴都江堰市垃圾处理厂。工厂路边的一块招牌标明该厂是“都江堰市国家生态示范重点项目”。然而,来人远远就能望见与厂一墙之隔的填埋场堆满了一座座小山似的垃圾,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填埋场就建在金马河边,河滩上散落着从垃圾山上吹来的废纸、塑料袋,垃圾山乌黑发臭的渗漏水被直接排入金马河。

  垃圾山附近散布着零星菜地,一位正在锄地的村民讲,自从建了填埋场,当地人的生活就没有清净过。农民住房离垃圾场仅二三百米远,近年来,填埋场的垃圾越堆越多,日益逼近生活区。

  在附近地里干活的农民,最大的苦恼就是苍蝇的骚扰,“要不了5分钟,身上就爬满了苍蝇!”

  由于垃圾场污水渗漏,邻近村的井水也遭到污染,村民讲:“住在这里,好多男青年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人家来这里看一眼就走了,根本不敢嫁过来。”

  垃圾处理车间占地8000平方米,分为预处理车间、制肥车间、生化仓、总控制室、成品库等几个部分,厂房及其内部设施都是1998年利用国债资金购置修建的。

  在布满灰尘的总控制室,一张大型流程图展示出垃圾处理的每道工序。按设计,垃圾将首先运至预处理车间,经过第一道工序粉碎之后,再进行筛选,输送至制肥车间;其中塑料袋等较粗大的垃圾将送至制肥车间里的焚化炉烧毁,而较小的垃圾则将进入转筒干燥机利用焚烧炉的温度进行干燥后,再筛选一道,最终送到生化仓进行发酵,制成堆肥,卖给农民。

  在垃圾处理厂王龙刚厂长看来,这张流程图带着“黑色幽默”:听起来,原始设计非常不错——工厂有能力将垃圾处理成肥料,而利用卖肥料的钱,又可以支持垃圾处理设备继续运转。

  但这一切只是虚幻的故事。从垃圾处理厂建成那天开始,处理设备就从来没有正常运转过,全变成了一堆堆锈迹斑斑的废铁。

  进入制肥车间,近1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安放着直径约1.5米、20余米长的转筒干燥机,干燥机表面的漆已脱落,上面布满厚厚的灰尘,显然已许久没有使用。干燥机中间的标识牌上,清楚地写着“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垃圾处理专用设备工程部制造”,出厂日期是1999年8月。

  干燥机不远处,安放着用来进行筛选垃圾的圆筒筛、匀料机及将垃圾传送到生化仓的输送装置,这些设施清一色由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垃圾处理专用设备工程部制造,出厂日期则是2000年1月。这些设备和干燥机一样,都布满了灰尘。

  王龙刚告诉笔者,该车间原来还有两个垃圾焚烧炉,用来焚烧较粗大的垃圾,但由于运转不灵,已于今年3月份拆除。与原焚烧炉相连接的降尘设备,因位于室外,如今已是锈迹斑斑。王龙刚说,垃圾处理厂内的其它车间的情况都是这样,各种设备完好,但都不能正常使用,一直闲置,他两年前到该厂时就是这样。

  处理车间在试运行时,垃圾处理厂还有七八十名工人,但如今只有十多人。平时的工作就是从腐烂多年的垃圾中筛选出一些营养土,运到106国道上用于道路的绿化。筛选营养土是该垃圾处理厂目前惟一的利用方式,而都江堰市的生活垃圾每天高达260吨,通过筛选营养土每天却只能处理50吨。

  一个国家级的生态示范项目竟成了污染大户,停工数年,原因何在?难道没有人发现问题吗?实际情况是,都江堰市垃圾处理厂垃圾处理项目的问题早就已经显现。

  都江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局长康忠勇介绍,垃圾处理厂房是由都江堰建设局负责修建的,2000年底建成之后移交给都江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管理,但是在试运行期间就问题不断。

  首先是焚烧炉的温度上不去。该焚烧炉以垃圾为主要燃料,原先设定的炉温是在850摄氏度以上,但是由于垃圾湿度较大,在整个试运行过程中,炉温一直达不到850摄氏度,工人们不得不往炉子内增添煤,以增加炉温。为此,每个月要烧掉几十吨的煤。

  焚烧炉的另一重要问题就是设计不合理。农家灶还有一个口子能让烧完的灰掉下来,但焚烧炉却完全没有。由于炉底没有设置泄漏焚烧后的垃圾残余物的功能,许多塑料制品焚烧后经常结成团粘在炉壁上,粘得多了,炉子就无法使用,需要等第二天炉子冷却之后,工人将炉子里面的残余物钩出来,才能重新生火焚烧垃圾。焚烧炉每天只能焚烧几十吨的垃圾,根本达不到原有设计日焚烧垃圾200吨的能力。

  康忠勇说,2001年底,这套设备还在运行期间,中科院几位院士到现场,在看了除烟尘设备后说,这套设备用了还不如不用。因为在烟尘设备上安装的喷水系统虽然可以控制烟尘弥漫,但是产生的污水却无法处理,其污染程度比烟尘直排还严重。

  市容环境管理局原准备在验收会上,阐明设备运行中的致命缺陷。但在会上,却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就在这套设备通过省环保局验收后没几天,国家计委组织的专家又到现场了解情况,并马上要求这套设备停止运作。

  康忠勇表示,这些设备都没有损坏,所以问题不是出在操作上,是设备设计不合理导致这种结果。

  为使都江堰垃圾处理厂能够重新运转,都江堰专门委托西南市政设计院设计该厂的技术改革方案。这一方案已于今年3月份完成,专家们经过数次修改确定了最终方案,发改委也于6月份批准了这一方案。

  根据该方案,都江堰垃圾处理厂将对垃圾焚烧设施进行彻底改造,同时对垃圾填埋场进行改造。改造工程分两期进行,总投资2100万元左右,改造工期一年。也就是说,都江堰垃圾处理厂还需投入2100万元资金,花上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进行正常运转。

  据调查,此次8个瘫痪项目的工程承包商均是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1998年,第一批国债资金投资的11家垃圾处理厂是由四川省环保局负责监督实施,各地方垃圾处理厂的业主则是当地的环保局或建设局。为什么8家垃圾处理厂不约而同地选中了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提供的设备呢?

  四川省环保局助理巡视员黄崇祥的说法是,当初8家垃圾处理厂都选中这家,是因为它从事过或正在从事垃圾处理业务,有一些处理垃圾的经验,虽然没有建过厂,但做过很多工作。

  没有建过垃圾处理厂,却在公司成立的当年就承接下8家垃圾处理厂的设备工程,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如何有这么大的能耐?

  在四川省工商局经济信息中心,输入“绿色环保”四字后,电脑上显示出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名称。资料显示:该公司1998年2月5日注册成立,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施中旦,注册资金500万元,办公地点为成都市顺城大街206号四川国际大厦16楼A、B号,经营范围为环境污染防治工程的科技开发、设计、施工与技术咨询服务、设备制造等。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成立时间与国债资金投资兴建11家垃圾处理厂同在1998年。

  该公司最后的核准日期为2001年12月29日。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讲,这家公司已经两年没参加年检了,现在没有经营资格。

  两年没有参加年检,那么这个公司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呢?笔者随后来到四川国际大厦16楼A、B号办公区。但该办公区入口处挂的是成都三瑞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在该大厦一楼大厅内的公司分布表上,也找不到该公司的名称,该公司悄然蒸发了。

  都江堰垃圾处理厂当时为何采用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设备?市市容环境管理局表示,这主要是当时论证不足、上马比较急。

  而负责都江堰垃圾处理厂国债项目建设的都江堰建设局则未对此事表态。该局总工程师王开文当时是都江堰垃圾处理厂国债项目的总工程师,7月22日下午,笔者两次前往他的办公室,均未看到他的身影。而该局局长则出差在外,副局长称不好对此事进行表态。

  笔者经多方打听得知,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当时与都江堰建设局及各个国债项目打交道的人叫高进明。都江堰垃圾处理厂厂长王龙刚称,数年之前,他还没到该厂上班的时候曾与都江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前往内江考察当地垃圾处理厂的建设情况,而那家垃圾处理厂用的也是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设备。

  当时他与高进明打过一些交道。在他的印象中,高进明当时50余岁,身材高大,有1.8米高,口才很好。据王龙刚所知,四川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是高进明一家人的企业,高进明的儿子、媳妇都在厂里搞设计。

  都江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康忠勇局长称,由于垃圾处理设备运转不灵,他曾数次找高进明协调,要求他们解决,因此与此人有一定接触。当时他曾提出许多建议,高进明均置之不理。

  那么高进明到哪里去了呢?康忠勇称,2002年初,国家有关部门的专家在对都江堰垃圾处理厂项目进行检查,并作出停止运行要求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高进明。

  7月23日下午,笔者连线国家发改委重大项目稽查办,曾参与8个瘫痪项目调查的综合处赵处长向笔者证实:去年8月,有关方面进行了近一个月调查,证明这批国债环保项目存在很多问题,国债资金的使用效率大幅缩水。

  国家发改委稽查组在检查了11家垃圾处理厂后发现,能够正常运行、发挥效益的只有成都、德阳、攀枝花等3家,其余8家基本上没有运作。

  赵处长坦陈,这批项目存在宏观决策失误,在没有对项目进行充分论证的情况下,决定了一个垃圾处理厂的投资框架,使得项目带有盲目性。由于当初设计缺乏科学性,好几个厂址距离河流很近,容易造成二次污染。还有部分厂建设规模偏大,设计日处理量远远超出了其所需规模,根本无法全力开工,浪费不小。

  7月25日,四川省纪委、省监察负责人表示,四川省有关部门组成的调查组正在积极工作,省发改委和省环保局已提出三条整改意见:追究设计、监理、设备提供者的责任;增加垃圾处理收费;明确管理机制,实行真正的企业化运作。

  如何保证下阶段国债资金不再流失,四川省发改委稽查办人士提出个人观点,不仅要加强上级对下级的纪律监督,还应加强社会监督。要公开预算可行性报告、工程可行性报告,工程的透明度提高了,决策程序公开了,就会相应减少决策的盲目性和人为因素,像这次的难堪就会避免。

联系方式

邮件:7772062@qq.com
传真:010-68239787
地址:010-68239787
地址:北京密云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