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评说韩国“闺蜜垂帘” 经济学人英文精读
时间:2020-11-05 22:23

  【公告】【今天开始测试微信官方的赞赏系统,如果本文对你有帮助,请支持原创、用零钱为知识买个小单,就在最下面��,么么哒】尝试赞赏系统,一是对大家来说更安全,二也是因为本号原来的二维码打赏方式看不到打打赏者的名字ID啦,我还希望知道每次支持的都是哪些小朋友。

  韩国政坛的爆炸性新闻大家都大概了解了,韩国的影视编剧最爱的题材之一,就是高层黑幕、腐败丑闻,这也体现了韩国的两个侧面:一方面,东亚特色政治并未改变,各种理不清的关系和利益交换;另一方面,新闻、媒体与出版虽然还是常以低调手段被压制,但媒体和检方与总统的大作战三十年来也不曾停过,这也说明了媒体和检方的确具有“一定的”独立性。现在实在有太多媒体再说这件事,我也不再赘述,只是控制韩国总统“这种无耻标题党被反复炒作也是无语了(崔顺实的父亲建立的是合法新教派,并且已经解散大约40年了,人都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我们今天要聊的,是:用英文,要怎么聊这件事呢?这才是本号该做的事。

  本段对事件有一个笼统地概括,总体上并不难,注意细节,含有很好用的表达,下面一一解析。

  解释一下第一句话,为什么是final year。韩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五年,且不得连任。也就是说,2012年当选的朴阿姨本来也就剩下最后一年了。

  botch,读出来就像北京话含混发音地说“不好吃”——“抱吃”。实际上,如果一个厨子水平很烂,你也可以说The cook hasdone a botched job. 或者简单些,指着菜,Its a real botch. (抱吃,抱吃!)

  如果一个政府对一些事故作出了botched response,我想我都不需要解释,大家都很熟悉什么样套路的response只会把事态搞得更糟,比如隐瞒与推卸,以及为了隐瞒与推卸去做一些“封口”的事儿,最后再去开招待会鞠躬...(好吧,说到这儿大家又不熟悉了)。

  岁月号沉船事件(也就是这里提到的ferry accident)被当时的韩国政府处理的,就是典型的“弄巧成拙”的botched response。为此,朴阿姨当时就不得不召开记者发布会,流泪致歉,atone for ones sin/mistake/wrongdoing就是为了错事去赎罪、做出弥补的举动。

  advance这里实形容词,表示预先,提前的。比如在英国买火车票,很多车站的人工售票处实把购票分为今日购票区和提前购票区,advance ticket,也就实提前买以后的车票的,这样今天买票的人比较着急,就不用和买非今日票的人在一起排队了。

  advance draft在这里就是指草拟的文件/稿件,还未成稿/发布。

  “闺蜜”英语说法挺多的,像bestie啦、ladybro啦、BFF啦,都在美剧中以这样的意思反复出现过。因为在汉语里,也没人去纠结是不是“闺中密友”了。但是特别要说的是,这次朴槿惠的事,我们按照“闺蜜”直接套用了,这当然不该是严肃媒体新闻用词,像经济学人等媒体就选择了confidante这个说法(人家不是在翻译汉语的“闺蜜”,因为这事跟汉语没关系...)。

  fid与faith是同源的词根(其实哪怕你以现代英语的角度看它们,i与ai的对应其实是音标[i]与[ei],后面d和t就是清浊辅音的不同,还是能看出相似性的),意思都是与“相信”有关,比如confident原意是“确信的”,self-confident(对自己的确信,就是自信),confident单独用也有了这样的意思。

  confidant指一个人的亲信、知己、心腹,什么叫亲信,就是你可以信任的人嘛,亲信知己之间,可以分享的很多东西都是confidential的。女性专有一个词,confidante。在读音上和confident相比,confi’dant/confi’dante的重音常放在后面(重音不后置也可),dant的dan的部分读音与dance的dan相同(看你习惯英式还是美式了)。在发音上,confi’dant/confi’dante不用区别,若为了“洋气”,“欧范儿”,把confi’dante读成confi,dantei,也可以。

  只是这一次,朴阿姨跟confidante分享的confidential的东西,是国家级的confidential,可不是我们说着玩的八卦,开玩笑的那种confidential。所以,你懂的。

  朴槿惠的五年总统生涯即将迈入最后一年,而她的任期在民众记忆中的印迹,很可能就是鞠躬致歉。头一次是2014年在电视上涕泪声泪俱下的演说,以挽回其政府对沉船事故拙劣的应对手段所造成的影响;这一次,她致歉则是因为与无公职在身的“闺蜜”崔顺实分享数十篇演说的初稿。

  hit ones stride的意思首先是字面上的,找准步点,走顺步伐,步子才能越迈越大。引申义就是(终于)进入状态了,(终于)可以发力、甩开膀子干了的感觉,暗示了此前并不在状态。这里也好理解,她的意思就是说,一开始整个幕僚团队还没有打造磨合成型,未能使出100%的能力为国民服务,她就是在那个时候,为了能更好地尽忠,所以才求助于她的好友的...

  媒体显然不吃这一套,他们把崔顺实描述成总统领导的行政分支的eminencegrise,标准的写法是éminence grise,源自于法语,这里éminence(英语的eminence)可作为对枢机主教(Cardinal)的尊称,比如His/Your Eminence,而grise=gray,所以字面上看,就是“灰色的主教大人”。典故是上世纪30年代法国的枢机主教Richelieu有一个私人亲信,叫Père Joseph,他总是穿一个灰色的袍子,相传枢机主教Richelieu对他言听计从。灰色也让人有影子、躲在暗处的联想,于是这个说法便演化成了一个成语保留下来,也流传到了英语之中。

  朴槿惠说她只是在执政早期,幕僚班子还未磨合到最佳状态之时,才向密友征询过意见,但是媒体则始终将崔顺实描绘成朴槿惠政府垂帘操政之人,在幕后操控着扯线木偶。

  朴槿惠的五年总统生涯即将迈入最后一年,而她的任期在民众记忆中的印迹,很可能就是鞠躬致歉。头一次是2014年在电视上涕泪声泪俱下的演说,以挽回其政府对沉船事故拙劣的应对手段所造成的影响;这一次,她致歉则是因为与无公职在身的“闺蜜”崔顺实分享数十篇演说的初稿。朴槿惠说她只是在执政早期,幕僚班子还未磨合到最佳状态之时,才向密友征询过意见,但是媒体则始终将崔顺实描绘成朴槿惠政府垂帘操政之人,在幕后操控着扯线木偶。

  本段高度概括地点评了整个事件,虽然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但是这一段本身,说很客观的点评。

  influence peddling指官员通过“兜售”手中的权力、势力以获得利益(经济利益或其他好处),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朴槿惠的“闺蜜垂帘”门之所以民愤如此强烈,抗议如此激烈,也是因为韩国社会贪腐问题一直存在,民众借着这个导火索来发泄更多的不满。所以经济学人说,高官营私舞弊在韩国是系统性的(systemic)和“endemic”的,endemic要注意,他常被简明字典说成“地方性的”,实际上,它这个“地方性的”,指的是在某地区或某国家范围内很流行、很普遍的意思,用在不好的事情上,可以说疫情在某一地区很“猖獗”,或者某一类问题很具“某地特色”(吐槽倾向)...

  hound是猎犬,被猎犬盯上了是怎样一种体验?就是beinghounded,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以权谋私是韩国的系统性顽疾,在该国根深蒂固。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没有一位韩国总统能够摆脱腐败丑闻的阴霾。

  高官落马,几乎无一人不强调自己的出发点如何之好,为做成一件事在有一定特色的国家如何不容易。在东亚文化历史上,“权臣理政有方,清官独善其身”的例子的确不少,但是拿到现代的政坛上把“动机纯良”当理由,恐怕在哪国都站不住脚(前提是:既然已经在全国媒体曝光了的话)。

  dealings在本文中是“交往”、“往来”,而非“交易”,欢乐麻将。如果到了自己都承认“交易”的那一步,也就不用辩解了。复数的dealings可以指商业往来,但ones dealings with sb这个固定表达,是“与某人的交往”,这里翻译为“往来”,这个尺度最为合适,因为dealings就很含糊,有商业往来可能,也有个人交往可能,把dealings译成“往来”,符合原文成稿时实际情况的“朦胧”。至于之后会不会有新的发现,那是后话。

  朴总统说她与崔顺实的所有往来都是在纯良动机的驱使下进行的,目的只是提高自己做总统的履职效率。那就真是讽刺了,要知道这些往来随后引爆的丑闻可是似乎就要让她履不了职了呢。

  【今天开始测试微信官方的赞赏系统,如果本文对你有帮助,请支持原创、用零钱为知识买个小单,就在下面��,么么哒】尝试赞赏系统,也是因为本号原来的二维码打赏方式看不到打打赏者的名字ID啦,我还希望知道每次支持的都是哪些小朋友。

  以权谋私是韩国的系统性顽疾,在该国根深蒂固。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没有一位韩国总统能够摆脱腐败丑闻的阴霾。朴总统说她与崔顺实的所有往来都是在纯良动机的驱使下进行的,目的只是提高自己做总统的履职效率。那就真是讽刺了,要知道这些往来随后引爆的丑闻可是似乎就要让她履不了职了呢。

联系方式

邮件:7772062@qq.com
传真:010-68239787
地址:010-68239787
地址:北京密云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